福建资讯网

广州发展冰雪运动打造“白色经济” 产业发展处初级

?

岭南夏雪:掘金“白色经济”

南方人特别渴望冰雪世界,“白人经济”人民拥有强大的消费能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已经吸引了外界的关注。

吴俊杰

在仲夏的阳光下,往返印尼和广东的导游黄一波正在忙着组织购买温州市的门票。

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冰雪覆盖的南方国家,人们对冰雪运动有着天生的新鲜感。雪世界项目已成为今年夏天东南亚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

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发布后,广东创建“白色经济”的计划进入实质性登陆阶段。荣创文化城作为首个在华南地区开展的“白色经济”文化旅游项目,一旦开业,就吸引了来自广东,福建,香港甚至东南亚的客户。

今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明确指出,将大力推广大规模冰雪运动,广泛开展青少年冰雪运动,并加快冰雪产业的发展。在温州市所在的广州市花都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围绕冰雪运动的投资布局将逐步降落,这将为南方冰雪运动,赛事,雪花带来发展机遇。领域,设备,培训等诸多领域都有巨大的潜力。

滑雪胜地已通往“家庭入口”

广州人民王一鸣七年前最后感受到了冰天雪地。当时,他利用寒假以7000元的价格报道了为期七天的东北旅游项目。第一次在雪地里的经历使他既兴奋又兴奋。现在,在家里,您可以感受到北方的冰雪世界。

在超过40,000平方米的雪世界中,它进入了芬兰圣诞村的迷你版。小径的尽头是一幢欧式建筑,白雪覆盖,光滑的角落。覆盖厚度约50厘米的四种不同级别的滑梯可满足不同级别滑雪的需要。寒冷地区的温度全年保持在-5°C至-2°C的雪场,而且游戏性是一个接一个。

除了满足游客加快雪道速度的体验外,雪世界还拥有17,000平方米的大型娱乐区。

“每天都有1000名游客来到雪地世界。自6月中旬开放以来,游客人数逐渐增加。“雪世界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广州的雪世界开放较晚。但是,商业能力,游客满意度等并不逊色于无锡文绿城雪世界。

“第一财经”杂志记者还了解到,与其他国内滑雪产业不同,雪世界还设有顺天滑雪学校,为游客提供滑雪教学体验。与此同时,“雪世界”还为儿童开设了一门特殊课程,让孩子们能够学习新事物并拥有新的优势。

今年夏天,参加在广州阳光雪世界开幕的华南滑雪青年训练营第二阶段的黄欣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专业滑雪教练的指导下,她迅速解锁了C-转而不知道滑雪运动。 S型转弯,犁/半犁制动等滑雪技巧,以及与北方儿童相同的“白色童年记忆”。

早在1996年哈尔滨亚洲冬季运动会上,“白色经济”的发展前景就引起了政府和其他主管部门的关注。 2015年,北京和张家口在2022年获得举办第24届冬季奥运会的权利后,国家体育总局及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计划。为了举办冬季奥运会,中国提出了“3亿人在冰上”的宏伟目标。滑雪也被许多体育产业投资者视为继道路之后的新兴热门户外运动。

件和竞争影响的影响。东北和华北“白色经济”的成熟和完善程度高于全国其他地区。但是,南部地区的“白人经济”人口具有强大的消费能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已经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四个部门提出《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明确提出要全面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形成发展格局绑扎,三区协同和多点扩展。

“Sunac滑雪学校的成立代表了公司的决心和行动,以协助政府推动'3亿人参与冰雪'的目标。”Sunac娱乐集团总裁陆鹏说:“我们希望整合融创的硬件设施和软实力,中国滑雪教育和滑雪普及将推向更深,更广的发展方向。“

广州荣创文吕城相关负责人还透露,福建,广西,香港特别行政区等地区的消费者对冰雪运动有着浓厚的兴趣。 “南部省份的许多消费者来到这个夏天,重新滑倒的速度相当可观。我们将在未来寻求更高的市场渗透率。“

“白色经济”使周边地区焕发活力

在花都区杜甫二街,王一龙和他的妻子经营一家红火锅餐厅,这家餐馆曾是附近工业园区的普通汽车修理工。 街上。许多前来花都体验运动的游客都是年轻人。食品和饮料店的月收入是以前收入的两倍多。“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周围的凤凰北路和曙光街有许多小商店,主要供吃,喝,玩。它们都在酒店2016年信息完成后开放。

在当地招聘公告中,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荣创文绿城主要针对花都本地招聘的地点包括娱乐场所,舞台机械工程师,舞蹈经理,惠云助理工程师和园区工人。监事,水暖维修人员,弱电维修人员,高压维修监督员,客户服务专员等,普通员工的平均年薪介于5万元至20万元之间。

上述荣创文绿城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未来将继续深化酒店,酒吧,体育,游乐园等的配套业务。预计将推动近万家工作。

因此凝聚效应更明显。在该地区,不仅环境变得美丽,而且还必须吃得开心。它还有一种新的丰富的文化遗产形式,如岭南印象,南岳古国和千禧企业之都。它还会逐点推动周边景点的消费。

统计显示,自成文旅游城项目成功实施以来,花都已成功举办了旅游发展大会,旅游推介会,旅游发展论坛。营业服务业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6.64亿元,增长25.5%。

行业发展仍处于首位

“白色经济”的能量长期以来一直得到北美,欧洲,日本和韩国的支持。参与户外运动研究的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秦聪指出,与2000年以前的滑雪产业初期和2000年至2010年滑雪产业的私人资本相比,目前国内的“白色”经济“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

“私人资本已成为滑雪市场的支柱。中部和南部地区的雪场已经开始出现。公众对滑雪的认识和参与正在迅速增加。“在秦聪看来,阳光雪世界无疑是工业发展的节奏。

从国际经验来看,以滑雪为主要景点的综合性旅游度假社区是滑雪胜地做大做强的主要商业模式,但该模式具有投资门槛高,回收期长的特点。早在创业之前,万达,万科等公司就已经涉足“白色经济”,是采用的商业模式。但是,由于消费者基数低,适应率低和消费高等因素,滑雪产业的整体盈利能力不容乐观。

Monit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Co.Ltd。的分析师霍健指出,“滑雪胜地,旅游和度假村房地产及相关娱乐的盈利能力”几乎是该行业的普遍现象。这也加剧了滑雪产业的重要资产属性,这已经损害了该行业的投资热情并限制了滑雪的普及。

与此同时,自1996年国内滑雪产业开始以来,个人滑雪设备,滑雪场基础设施,滑雪场运营,滑雪事件运营,滑雪服务APP等整个产业链发展到不同程度,但它是与国外相比仍处于初步水平。阶段。

广州滑雪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林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无论是滑雪,滑雪板等个人滑雪设备,还是雪地机,雪地压雪机,索道等单板滑雪基础设施,高端市场一直受到外资品牌的控制。近年来,中国只出现了类似滑雪服务APP的“互联网+”格式并取得了很大进展。

“国内品牌有价格优势,但技术含金量低,品牌力弱,这也导致整个产业链基础薄弱。”林明解释说,通过“白色经济”下游的冰雪运动经验,青少年雪上运动训练体育旅游,活动支持和服务也是帮助冰雪产业发展和突破体育产业利润率的另一种方式。

许多新开的滑雪设备商店和滑雪设备商店分布在城市各处。花都区负责人也乐观地认为,随着冰雪文化的逐渐萌芽和配套产业链的日趋成熟,后续产业的推动作用将逐步显现。

张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