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资讯网

高崖排危 四川国道347线落石路段有群“空中飞人”

?

成都商报2019年8月19日10: 31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2019081910240091038.jpg

2019081910240775037.jpg

“空中飞人”在悬崖上。

在过去的两周里,来自四川省北川县的50岁的刘国富和几位同事,每天都绑着一根安全绳,戴着防沙眼镜,从K2599 + 840部分的顶部下降347国道,落在空中。拿钢钎,弩等,去除悬崖上的山体碎片。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除了中午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外,他们还需要在半空中度过8个小时。其余的也不例外,因为爬到山顶是一项非常耗费人力的工作。

8月18日,成都商报 - 红星报记者从北川县公路管理处了解到,目前高崖排水工作已经结束,后续工作仍在进行中。

落山岩石

“空降”从天而降

一对一的安全!

该山岩位于北川347国道的K2599 + 840段,受到风化的严重影响。雨季来临时,雨水冲刷,往往伴随着砾石散射,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隐患。根据北川有关部门的现场调查,发现在落石段上方170米处形成了危险岩体,存在倒塌危险。

北川县公路管理处处长邹凯川表示,在发现危险后,政府和有关部门启动了计划,并迅速到达控制过往车辆。随后,对无人机进行了航空调查,并派遣人员进行现场调查。由于机器无法到达现场,因此制定了“空中危险”计划。人员应对崩溃点以上的安全隐患负责。

50岁的刘国富是危险人群之一。从8月2日起,他们开始了他们的工作。山上有13人,其中6人使用保险绳前往悬崖处于危险之中。另外6个人在山顶照顾保险绳。一对一护送刘国富等人,一人控制保险绳的主绳。悬崖两端有6人,每端3人,不仅要观察,还要设置警示标志让过往车辆等候。

“在悬崖前,将铆钉放在山顶上,将安全绳的一端蹲在顶部,然后蹲在另一端的腰部,然后慢慢地从山顶向下滑到工作区表面。安全绳还有一根主绳索。滑下我们想要使用的钢制支架和弩等工具。“刘国富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对讲机。当他们需要继续滑下或拉起时,他们会通过对讲机告诉上述人员。 “M”,“1.5米”,那些照顾保险绳的人将根据需要收回保险绳。 “这一切都是一对一的,所以你可以控制保险绳的长度,否则我们会不稳定,也不敢做这项工作。”

悬崖处于危险之中

移除巨石后,身体悬空。

“这是最危险的”

成都商报 -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航空摄影看到,现场发生了近70度的滑坡,高度超过200米,长40多米,宽15米,像一块巨大的疤痕。巨大的岩石,蓬松的土方,以及原本被打成小块的山,杂乱无章,看起来摇摇欲坠。

8月15日早晨,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前,刘国富和另外两名工人拿着钢钎手,在嘴里喊出一个独特的号码,然后一起努力,巨石稍微移动了一下。他们继续喊出这个数字并重复同样的动作。几分钟后,巨石滚落下来,巨大的灰尘来了。刘国富等人紧紧抓住安全绳,几乎踩到了空中。

“在空中,最危险的是晃动巨石,因为它在悬崖上,你需要找到一个站起来的地方,当大石头蹲在后面时,很可能会影响原来站立的岩石,有点松散。我曾经有过几次,在大石头被拆除后,没有地方站立,导致整个身体悬在空中并摇摆。尽管有一根安全绳,我的心仍然不能害怕。”刘国富告诉记者。

在悬崖上工作时,刘国富有时可以踩在不平的悬崖上,有时只能用钢钎打桩和修理一个站立的地方。面对巨石,只有少数人可以合作。对于一些松散的砾石,他们使用一种特殊的工具:一根4米长的竹竿,一端有一个铁钩,有点远。砾石被钩住了。

“防风眼镜在操作过程中非常重要,因为只要石头掉落,就会产生大量灰尘。没有眼镜,你无法睁开眼睛。你也应该戴口罩,但整个过程非常费力,然后戴上口罩并呼吸。这将变得困难。“刘国富说。

节省体力

除了中午吃饭外

悬崖上只能站在悬崖上

邹凯川说,347国道的K2599 + 840段是北川到达茂县的唯一途径。过去的交通量相对较大。因此,他们采取了错误的操作,旋转施工和定点疏散,以确保过往车辆。行人安全通过。根据计划,每日发布时间为10:00~10:30,12:30~14:00,16:00~16:30,18:00~08:00。

在车辆被释放之前,在被封锁的道路的每一侧都将有一个装载机,它将及时清理落在路上的石块。车辆的释放时间是刘国富的休息时间,但每次休息时,他们都没有爬到山顶。相反,他们在悬崖上找到了一个站立的地方,靠在悬崖上,抽着香烟,喝着水,聊天。

“如果你到山顶休息,你需要使用安全绳攀登数十米甚至超过100米。这是非常劳动密集的。所以每次我们在悬崖上,我们带水到身体,站在悬崖上。休息。“刘国富说。

刘国富几年来一直在做类似的高空作业。他介绍说,做这项工作太敢于去,特别是当身体悬浮在空中时,即使他有多年的经验,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恐慌。但是,在他看来,做这项工作的主要方法是在工作前固定安全绳,并且身体的末端应该是好的,同时检查安全绳的磨损。 “在正常情况下,改变半个月。安全绳。”

邹开川告诉记者,由于人工疏散的力量有限,每天排放量只有20平方米左右,刘国富每天都在靠近山顶的农民家吃饭和生活。 17日,最初的紧急工作已经完成。下一步,将对整个山区采取进一步的保护措施。

与此同时,他还提醒广大司机和朋友,夏天,大雨和山洪可能很容易导致山体松动,造成落石和山体滑坡。穿过山区时一定要观察和对冲。 (谌子楷成都商报 - 红星记者唐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