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资讯网

父子接力守护山林61年:风餐露宿 两代人却乐在其中

黄志光和黄忠称赞了父子。

85岁的黄志光脸上有深色皮肤,额头上有一层皱纹。他戴着一顶草帽和一双解放鞋。虽然他年纪大了,但他走过茂密的森林,老人还活着。从1958年到现在,黄志光和他的儿子黄中赞转发了占地英亩的罗田林场。作为山区唯一的森林守卫,黄志光几乎过着孤立的生活。但是这种艰苦的登山生活,他已经坚持了37年。直到1995年,他的儿子黄忠赞手里拿着“接力棒”。今天,父子已经在森林中传播了61年的森林。

文字,地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实习生何思珍

剩下的只剩下350名森林护林员

1958年,黄志光作为森林卫士来到罗田水库农场(深圳罗田林场的前身)。 1964年,他成为林场的正式员工,也是唯一的林务员。他正式成为一名吃商品的工人,他的月薪只有10元。黄志光说,在20世纪50年代,山区的条件非常苦涩。他们住在茅草屋里,喝着未经纯化的“泉水”。护林员的主要职责是发现并阻止森林砍伐和动物狩猎,发现森林火灾并参与灭火。晚上时刻保持警惕。一旦你发现山上有吸烟迹象,你应该立即通知附近的村民参加火灾。

一年四季都在山上奔跑,跌落和划痕是常见的事情。有一次,他跑得太快而且滑了,腰间的骨头被打破了,但是黄志光咬牙切齿,抱着山口,像往常一样在山上巡逻。 “当时,我只是一名游侠,我不得不承受重伤。”

黄志光还说,当时的交通非常不发达,距离最近的林场镇也在25公里外。 “道路没有打开,你外出时只能依靠两条腿。”由于条件太难,原来350名森林护林员后来只留下了三个人。

为了方便森林保护,黄志光将在森林中居家。八年来,他独自一人在无人居住的山区,只有山脉和两只狗在山上陪伴。只有当黄志光33岁时才改变这一天。那时,比他年轻18岁的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去了乡下并留了下来。他有一个对象。结婚后,黄志光仍然紧紧抓住了森林的前线。他把他的新家和他的情人安置在森林农场附近的一个小瓦房里。甚至婚礼也在森林农场的脚下举行。

每天步行30公里的山路

黄志光说,当他第一次参加工作时,山上都是光秃秃的。山上的树木由他和森林守卫种植。 20年后,山丘终于变绿了。一顶草帽,一双解放鞋,一把斧头和一个水壶都是他巡逻的装备。

黄志光说,过去山里没有杂草,没有办法去。 “我拿起镰刀割草,然后上山。”黄志光的大小山丘一直都在走,每天至少有30公里的山路。他的脚都被蝎子砸了。这个国家送给他的两双军鞋也很破旧。他不得不去山上寻找龙秆并将它们编织成草鞋。身高不高的黄志光一年四季都在山上巡逻,练了一双“铁腿”。他从山顶的山顶回到了体育场。它只花了5分钟,甚至年轻人都无法赶上他。在森林火灾风险高的季节,黄志光也值班。不到50岁的黄志光看起来异常古老。

黄志光一年四季都在山上奔跑,早已习惯了山上的各种野生动物。 “我见过很多野猪,蛇和狐狸。”黄志光说,50年前,林场仍然处于原始森林状态。山上有许多蛇和野兽,尤其是蛇和野猪,到处都可以看到。当他出去巡逻山时,首先要防范的是毒蛇。他记得在20世纪60年代,有一天他在山上带着两只狗。突然,两只狗咆哮着。无论黄志光如何开车,他们都不会前进。他感到震惊,并且知道必定会出现这种情况。他看着探头,在草地上看到一条重达18磅的大蟒蛇。 “我后来抓住了它,让食堂的主人做了一条蛇,并给了每个人一个牙齿节。当时吃饭很困难。”

每次你打架,你都在战斗。

作为一名森林守卫,黄志光的心痛是对林场的破坏。黄志光记得,在20世纪70年代的清明节前夕,当地村民在林场的山丘上牺牲了祖先,引起了大火。 “那时,它几乎烧掉了整座短山,而且有近60英亩。”同一天晚上,黄志光刚从山上下来,突然看到远处山上的烟雾缓缓升起。他依靠多年的经验立即确定火灾的具体位置,并迅速通知附近的村民上山参加大火。黄志光说,当时没有消防设备,甚至没有水枪。 “大火全都被树枝击中。遇到山火蔓延是非常危险的。我的眉毛被烧了。”在熄灭火灾之前,花了四个小时才派遣了数十名村民。

黄忠赞说,他的父亲黄志光似乎从不厌倦,“好像他在森林里长大了”。我在家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我父亲的身影,当他从山区游览回来时,他吃了顿饭。黄中赞曾经有过一个兄弟。那时,他的父亲忙于保护森林,他的母亲独自照顾整个家庭。黄忠赞在他的大哥参与事故时非常年轻,但他清楚地记得“哥哥不小心掉进水箱,但没有人及时发现,哥哥再也没有起床”。说到他的大儿子,黄志光后悔说,“如果只有我在家那么”。他父亲对森林保护工作的痴迷使黄忠赞决定成为“第二代林”。

父亲和儿子接力守卫山林

1995年,他的父亲黄志光从林场退休。 25岁的儿子黄忠赞继承了父亲的职业生涯。今年是他保护森林的第24年。他每天沿着父亲的路径巡逻山脉。他知道森林农场的12,000亩森林和他的手掌一样。他笑着说,“你可以闭着眼睛出去。”

黄忠赞说,当他第一次参加工作时,进出林场的交通非常不方便。没有公共汽车。下雨的时候,道路很泥泞,森林守卫出去探望山区,遭受了很多苦难。黄中赞说,下雨越多,他就越忙,因为大雨会吹倒树木。他想检查对森林的破坏。他穿着橡胶鞋,帽子和木刀来切断被强风吹起的荆棘。他用棍子在潮湿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但基本上每次下雨都会到山上去的时候,黄忠赞都会受伤,因为山上很泥泞,容易滑倒,山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不经意间,他的手脚都会被打开。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忠赞也学会了一种简单的方法来处理它。他在山口咀嚼山药,然后将它们涂在伤口上以止血。

当护林员能够忍受寂寞时。黄忠赞说,以前有一些小男孩被分配到林场,但工作不到两个月后,由于孤独不足和山区条件恶劣,他们离开了。那时,护林员居住在砖房里,晚上没有地方可以洗澡。在夏天,山上的蚊子很大,即使关闭窗户,它们也会被咬红。最重要的是山区的生活太孤单了。它伴随着山脉和树木多年。没有娱乐。最近的集镇距离酒店有20多公里。

谈到近年来林场的变化,黄忠赞非常高兴。 “目前,森林覆盖率已超过90%。山上基本没有开放空间,树木种类也在增加。”现在,林场有一条通往市区的水泥路。开摩托车需要20分钟。最近的集镇。今年,黄忠赞也才50岁。他不会后悔在山上度过余生。 “我答应父亲保护这片森林。绿山是金山银山,这是我工作的价值所在。”黄忠称赞并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