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资讯网

首例科创板注册被否!恒安嘉新用收入确认时点调节利润?

恒安嘉信(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恒安嘉信”)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这是自3月份科技委员会试点注册系统正式注册以来首次发生注册的案例。同日,中国证监会同意天内科技注册。

恒安嘉信注册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会计处理的差异,涉及收入确认点,影响当期利润。中国证监会认为,恒安嘉信会计基础工作薄弱,缺乏内部控制。一些投资银行家认为,这可能涉嫌利用变动收入来确认利润调整的时机。

收入确认后,净利润将减少近8000万点

恒安嘉信于4月3日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接纳,于7月11日通过了上市委员会的审核,并于7月18日提交了注册申请。经过近一个半月的艰苦处理,注册结果被拒绝。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表示,从7月18日至7月30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董事会上市申请进行了审核。在审查中,涉及两个问题,都与会计差异有关。

第一个问题是收入确认问题。发行人于2018年12月28日和12月29日签署了四份重要合同,并于同年签署了验收报告,金额为158,859,600元。在2018年底,没有退款,也没有发票。该公司将收到上述四份合同。 2019年确认,2019年,发行人以审慎为由,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上述四项合同收入在确认时进行调整,2018年主营收入减少.2万元,净利润减少7827.1万元。非返乡母亲的净利润由调整前的87,329,900元变为调整后的价格9,056,200元,减少金额为非前期母亲净利润的89.63%。

中国证监会认为,发行人将会计差错更正确定为特殊会计处理的原因不充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发行人会计基础薄弱,缺乏内部控制。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早期审查中一再受到质疑。在前三轮询问中,恒安嘉信确认,在2018年初步报告签署时,确认了四份合同收入。收入符合行业惯例,收款情况与合同条款不一致。在上一轮调查之前,上交所表示,四份合同的收入确认与报告期内其他项目的收入确认政策存在显着差异,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在答复中,恒安嘉信将调整收入确认试点,当合同协议达到并且主要经济利益流入公司时,将确认与四份合同相对应的收入。因此,恒安嘉信2018年的一系列财务指标发生了变化,包括总资产,归属于母公司的股东权益,营业收入,扣除净利润后的净利润等,变动幅度较大,营业收入减少1.37。 1亿元,净利润减少7827万元。

7月11日,当恒安嘉信出席会议时,科技委员会科技发展委员会再次关注这一问题。审计意见要求发行人披露四项合同的特殊性以及会计处理与常规会计处理之间的差异;并就上述四份合约对会计结果的重大影响提供特别风险警告。

在对上市委员会会议执行函的答复中,恒安佳新表示,四个项目的特殊性在于签订合同的时间接近初始报告的时间,接近资产负债表日;完成时间和初始报告签约之间的时间间隔很短;截至2018年,尚未退款并已开具发票;实际支付情况和合同协议有很大不同,金额影响较大。考虑到上述特点,四个项目在主要经济利益流入公司时确认收入。此外,恒安佳新在招股说明书的登记草案中增加了风险警示,称上述四项数额巨大,收入确认的会计处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调整股份支付确认的时间影响将近6000万净利润

证监会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确认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 2016年,恒安嘉信的实际控制人金鸿以1元的名义将包括刘昌永在内的16名员工转让567.20万股。在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审计中心的申请材料,第一轮询价回复和第二轮询价回复中,发行人确定上述股权转让是取消持股,所以没有涉及股份支付;该人,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认为,长期支持股票持有的证据不足。在审慎考虑的基础上,将会计处理方法调整为在授予日一次性确认股份支付5975.2万元。中国证监会认为发行人未按招股说明书的要求披露上述会计差错更正。

这个问题源于恒安嘉信持股的事实。在恒安嘉信发展初期,实际控制人金鸿于2010年10月至2011年7月将其持有的恒安嘉信股份转让给刘昌永,希望加入公司或为公司的发展提供规划。建议并建议公司进行营销推广。这33人与金宏建立了股权关系。 2016年11月28日,金宏和33人中的部分人取消了股权关系,并将股权转让给了其中的16人。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的名义价格。在第三轮查询中,恒安嘉信表示,从会计审慎考虑,2016年11月,金鸿股权转让给16人被视为股权激励,会计处理在授予日调整为一次性确认。分享付款。

同时,股权支付确认时机的调整也影响公司2016年度利润,将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减少至5975.2万元。在恒安嘉信招股说明书的申请草案中,2016年归还母亲的净利润为3916.6万元,登记手稿变更为-2054.447万元。

会计准则和内部控制不符合发行条件

此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已明确规定,如果会计差错更正累计净利润影响金额超过当年净利润的20%,则视为与会计方面的发行条件不一致基本工作规范和相关内部控制。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第十六条规定,在申报初始材料后,如果发行人在同一会计年度内较弱,内部控制不完善,无法获得必要的原始数据,忽视审计等,除特殊会计判断,会计差错更正累计净利润影响金额超过当年净利润的20%(如果中期报表中的差错更正,则前一年的净利润是比较的基础)或净资产影响数超过当年(期间)末净资产的20%。滥用会计政策或会计估计以及恶意隐瞒或欺诈造成的重大会计差错更正,应视为发行人在会计基本工作惯例和相关内部控制方面的不合规情况。

当恒安嘉信调整收入确认时间时,并未认为这违反了公司上市的相关规定。它指出,这种调整是由特殊会计判断引起的调整项目,并不构成发行人在会计基本工作规范和相关内部控制方面不符合发行条件的问题。

然而,最后证监会认为上述恒安嘉信的情况与《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证监会令第153号)第2章的有关条文不一致。第二章主要规定了发行条件,要求发行人按照基本会计准则编制,并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信息披露规则编制和披露财务报表,公允反映财务状况。发行人的所有主要方面。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发行人的内部控制制度健全有效,可以合理确保公司的运营效率,法律合规性和财务报告的可靠性。

一些投资银行家表示,恒安嘉信注册的实质与会计处理问题有关。 “如果有这样的控制先例,它将在未来上市后调整利润。”

然而,恒安嘉信的科创板上市之路尚未完全终止。它也可以申请公开发行股票并再次上市。申请文件可在中国证监会决定后6个月提交。

截至8月31日,科技委员会正在向13家公司提交注册申请,其中包括恒安嘉信已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否决,天奈科技已获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批准,及11其他注册将获得。因此,未来仍然不确定。

(编辑:李嘉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