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资讯网

“阿拉善英雄会”何以成为一场网络猎奇盛宴

?

src=''

align=middle>

图片来自阿拉善英雄会官方公号

一夜之间,阿拉善英雄会就火了,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

长假后半段,不少人的朋友圈及所在的微信群开始充斥描绘阿拉善英雄会的网文,文章里穿插着不少香艳图、小视频,一个“骄奢淫逸”的阿拉善英雄会形象就这样不胫而走。

在类似的话语体系打造下,阿拉善英雄会成了“沙漠版海天盛筵”。

但网上的传言并没有什么实锤证据。反倒是,英雄会的举办地阿拉善左旗宣传部出来回应:公安部门未发现聚众淫乱现象,传播者因发布虚假信息正接受警方调查,聚众打斗事件属实。

阿拉善英雄会的“前世今生”

至少从官方口径里,那些聚众淫乱的传言,是找不到什么依据的。当然,“聚众打斗”的表述,也表明,阿拉善英雄会里的有些人可能也不是“善辈”。

但不管怎么说,那么多香艳的传说发生在阿拉善英雄会身上,即便不是事实,结合以往种种资料来看,恐怕也不是纯然简单的附会。至少,这场香艳想象的心理根源,是足可琢磨的。

src=''

align=middle>

图片来自阿拉善英雄会官方公号

实际上,阿拉善英雄并不神秘。该项目最初旨在组织专业越野选手参加比赛。这是越野界最大的年度活动,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越野人。

自2006年以来,阿拉善英雄协会已连续举行了13届会议。 2013年,英雄将永久定居在内蒙古的阿拉善。

这个阿拉善英雄俱乐部实际上是一个大型聚会,不仅是核心活动,而且还包括主题活动,娱乐矩阵,营地互动以及其他项目,包括T3系列活动,电子音节,美食节等。作为整个英雄中最热情和最具挑战性的项目之一,T3沙漠挑战赛是英雄的核心吸引力。

因此,阿拉善英雄俱乐部现已成为阿拉善地区的一个旅游项目,其平台是专业越野选手参加比赛的平台。

随着项目的成熟和口碑传播,今年除了专业的越野车手外,还将出现一些城市SUV和家庭用车。据《内蒙古日报》报道,短短五天的活动总共涉及40万辆汽车和120万游客。随着人数的增加,出现了管理不善,交通拥堵和环境破坏等问题。这些问题是地方当局正式承认的事实。

比起这些偏圈子化的赛事,阿拉善英雄会的“香艳”传说,虽然没有实锤证据,却在网上引发了一场猎奇的狂欢。虽然当地官方措辞说“没发现聚众淫乱”,网上其实也没有相关的内容,但这场大型香艳想象现场,却也留下了不少解读空间。

是什么滋生了阿拉善英雄会的“香艳想象”

看看阿拉善英雄会都有什么元素百万级豪车、狂沙越野以及土豪尤其是富二代。当这些元素结合在一起,往往意味着一场金钱与势力的狂欢。

而在公众的固有认知里,香车、美女与金钱也几乎是标配。何况是越野营造的“英雄”形象,若是没有美女相伴,总感觉会少股子“英雄气”。

从各方渠道来看,那些香艳的视频、图片可能是截取了其他场景加以附会的,但今年阿拉善英雄会确实去了不少年轻女性。

在不少客观介绍阿拉善英雄会的图文中,除了介绍赛事、电音节、美食节的场景外,也附了不少美女的照片,不过场景并不香艳,反而比较街边。这些“美女”去阿拉善的目的也可能只是旅旅游、看一看。只是,在今年,随着大量网红的涌入,让这场英雄会通过短视频平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src=''

align=middle>

图片来自阿拉善英雄会官方公号

即便如此,依然无法阻断未曾亲赴者们的浮想联翩。而这样一个富二代、豪车云集之地,又恰恰能为这些想像,提供可靠的素材与空间。

不可否认,阿拉善英雄会这几年确实有些变味,如今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赛事,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一个大型现场社交平台。开往阿拉善英雄会的车子更像是一张社交门票,进了沙漠,可能尽是名和利。

不少汽车类自媒体就带图“爆料”:自从主办方加入了电音节、美食节、车展、沙漠挑战、岩石探险等要素开始,阿拉善英雄会关注度越来越高。为了能赚钱,主办方无节制地售票,出售的门票远超活动场内的容车量;能入场的车,不管到场车辆有没有在沙漠行驶的能力,一律放行进入,而部分人把城市

SUV 当越野车开进沙漠,结果秒变翻车场的照片也被曝出。

而从那些见诸报道的打架斗殴、破坏环境的负面新闻中,外界大概知道阿拉善英雄会的形象是每况愈下的。一个形象渐趋负面的阿拉善英雄会,是滋生这次香艳想象的基础。

有人说,“阿拉善”(不是指当地,而是指这类盛会)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英雄。这话虽然刻薄,但恰恰可能与这一场关于阿拉善英雄会的香艳想象相映成趣。

想象未必准确,但它可能是某种现实的投射。

“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阿拉善英雄会该为自身形象的负面化反思。这倒不是说,对它的所有“污名化”都该顺着“仇富”“三俗”路径一路狂飙,对这些人以群分、基于趣缘的聚会没必要苛责而是对主办方、参与者做些提醒:再怎么嗨,也得守法,尊奉规则是免于外界道德炮仗的最好“防弹衣”。

王言虎(媒体人)

编辑:狄宣亚 实习生:李真 校对:柳宝庆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