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资讯网

爷爷要志气 孙子要打品牌——“天下第一粮仓”三代人的“农业经”

?

爷爷想成为野心Sunzi想要扮演“ ”品牌,“世界上第一家粮仓”三代“农业经济学”

新华社长春,10月22日:爷爷要抱有野心孙子要打品牌“ ”,“世界上第一谷粮仓”三代“农业经济学”

新华社记者宗毅,薛勤峰

10月,被称为“世界第一粮仓”的吉林省樟树市进入了秋季收成季节。在土桥镇Pi新村小巷屯,80岁的杨春山在吃完饭后弯腰。在过去的几天里,长子杨德贵去上海继续工作,他的孙子杨亮正忙着收集糯米。

从想要偿还粮食的祖父杨春山,到想要增加收入并外出打工的杨德贵的儿子,再到根植于黑土地上的杨良的孙子。专注于农业,杨氏家族三代人的奋斗,生动地勾勒出了这片黑土地上农业生产的变化和时代的进步。

“我们必须有动力,不要回食”

进入小巷yu,平坦的水泥路交错,两层建筑整齐排列。在远处,玉米是金色的,大型收割机来回移动。很难想象它曾经是该地区着名的贫困村庄。

“那头老牛打破了汽车的束缚,两只驴没有觅食,钱依靠贷款,食物被卖回了。”这是对1960年代的小怀旧的真实写照。 “七沟八梁一坡”的地形泛滥成河。当时,每亩粮食产量只有65公斤。

80岁的杨春山回忆起当年的贫困状况,至今仍在记忆中。他说,村外的人们都被称为“五保户”。当时,我们认为自己无法做到。 “我们必须抱有志向,不要回食。”

在1962年唯一的女性党员祁殿云的领导下,全体和尚决定改变土地并摆脱贫困。每个人都肩负着自己的双手,蹲着,挖沟,换水以建田,并发展生产。

在短短的几年内,小巷yu逐渐在山坡上形成了梯田和荒野平原。它不仅自给自足,而且每年都为国家贡献粮食。从那时起,潇湘玉这个名字就传遍了全国,成为“艰苦奋斗”的代名词。

杨春山经常想念过去。如今,小香在大人物的辛勤工作中来之不易。在谈到现在的生活时,仍然顽强的杨春山说,日子过得好,农场工作并不那么累,但斗争没有失败。

“在正确的地方工作,收入翻倍”

近年来,随着土地规模经营的扩大和农业机械化的改善,Pi新村的农业生产效率不断提高,劳动力从黑土地上解放出来。从2001年开始,潇湘玉开始出口劳动力。在北上光等城市的建筑和餐饮业中,有小村民和村民。杨春山的长子杨春桂也是其中之一。

国庆节后,杨德贵回到了潇湘的家中,并与家人团聚了很短的时间。随着秋收的结束,他也收拾行囊,准备跟随工程团队前往上海继续工作。

几年前,杨德贵的春耕和秋收不得不回家做农活。一年后,建筑工地和一家人两头跑了出去。现在,土地已移交给儿子,杨德贵能够安心地在外面工作。他每年春节期间才回家。他说,经过土地的大规模经营,农业机械日趋完善,耕作特别顺利。

多年以来,杨德贵一直在北京的主要建筑地盘,一个地铁站和一幢高层建筑中奋斗。见证了城市的发展,家庭也有了稳定的收入。他说,他每年可以节省近5万元。

“哦,你的身体还好,在外面挣扎了几年,花了更多的钱。”杨德贵说,现在农业工资没有被拖延,收入是以前土地的两倍,生活越来越好。

在今天的Pi新村,通过土地转让,畜牧业,林业和水果产业的发展,劳务输出等,繁荣之路越来越宽。去年,人均年收入超过了人民币。

“现代农业充满希望”

这些天,杨春山的孙子杨亮忙于秋收。他自己的家人和家人的8英尺(公顷)耕地都是由他独自耕种的。 “从播种到收割都是机械化,而耕种则容易得多。”杨亮说。

杨良(Yang Liang)三十多岁,是一个农作物的年轻人。早年,杨亮也外出打工,但由于离家出走等原因,他决定回家务农。

在过去的几年中,杨亮赚了钱来增加农业机械,播种机,拖拉机和收割机。在杨亮家的玉米田里,收割完玉米后,收割机直接将秸秆捣碎,放在地上,秸秆覆盖在土地上。这不仅可以改善土壤有机质,还可以防止风和侵蚀。

过去,祖父过去依靠很多工作来挖沟和修复排水沟。现在有农业机械,灌溉设施和科学农业。连同能源,收入比工作要好得多。杨亮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8年后,他可以赚到10万元以上。

谈到下一步,杨亮的语气非常坚定,然后他将转让更多土地并扩大种植规模。 “将来,我想做绿色有机耕作,自己加工食物,做品牌,并不断提高谷物的收入。”